限制級注意
若你未滿18歲,請勿進入
本站皆為限制級商品,限18歲以上會員方可瀏覽購買

情趣夢天堂TOYS網站內容依據台灣線路內容分級辦法處理,年滿18歲以上或答當地國家法定年齡人士;且願意接受本站內容及各項條款者方可進入。

我在學校自慰的日子 - 罪惡感夾襲下的情慾初探

那是一個蟬鳴燥熱的午後。

我受到雜誌裡一個少女擺脫自慰史的案例啟發,以自身柔軟和純棉白毛巾磨挲,從此發現了一片新大陸。

在某一個瞬間,我感覺無法呼吸,身處的時空凝滯並失去意義,意識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。

有一團無法言喻的暖意帶著光亮升騰起來,那是一種極大極大的歡愉。

以至於後來我在電視上看到編劇喜歡用煙花齊鳴的畫面,暗喻男女共赴雲雨達到巔峰,絲毫不覺得浮誇。

它帶給我的無法呼吸的片刻,就是一片與世隔離的煙火四射。

這種達到極致的感覺,直到現在我也再也沒有擁有過。

成長於南方一隅小城鎮的我,自然沒有機會在少女時期接受系統科學的性教育。

雖然我沒有經歷因胸脯隆起,曲線呈現引發的含胸佝背和羞愧。

但我隱約意識到這種片刻歡愉是不會被主流價值推崇和認可的。

所以,在我十九歲以前,每一次因為壓力或者心血所至,發生了自慰行為以後都會伴隨巨大的羞恥乃至罪惡感。

其實,我並不知道這種行為到底會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弊端,對我的身心健或者日常生活造成什麼不良影響。

只是周遭環境談性色變的風氣,男同學提及隱秘之事時心照不宣又詭吊的笑容,和師長刻意逃避的生理健康課程。

這些都讓我隱隱感覺到,性好像是一件獨樂樂,而不宜宣之於眾的事情。

所以,每一次,抵達雲端以後,我都會聯想到一些骯髒的罪惡的詞語。

一想到這些詞語將冠以我的名字之前,我就羞愧難當,懊悔不已,恨不得馬上痛改前非,重新做回一個單純的少女。

 

快感是短暫且明亮的,但煙花總是頃刻就會四散蒼穹,只剩下綿長的罪惡感。

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塊帶著污漬的黑石,被重重拋于荒原的棉花垛子裡。

顯得自己突兀又無力,舉四目而無人可訴說,振臂而知己呼應者寥寥。

有趣的是,在開啟這道大門以後的約莫六年時間裡,早熟敏感的我,暗戀對象換了一撥又一撥。

但這幾年光景裡我一來沒接觸過情色影視或文學作品,潛意識裡的自卑讓我跟喜歡物件之間有一種疏離。

我打心底裡不認為我們之間會有實際關聯。

於是,我並沒有將我喜歡的男孩子們代入到性幻想中,或者在自慰過程中有所聯想。

也就是說,這份週期性快樂是僅屬於我一人食的狂歡,是我帶著莫須有的羞愧感,面對自己身體的初探索。

它甚至跟情欲,交媾沒有任何聯繫,而是我在一個午後無意中挖掘出來的一把通往肉身極樂的鑰匙。

我幼年幾經家庭變故,被迫迅猛早熟早慧,也帶著一些不可言說的心理創傷在負重前行。

在我的中學時代裡,善良柔軟是我人品的底色,但灰色才是我生活的基調。

在老師眼裡,我是一個出奇勤勉又安靜內斂的好苗子,而我心裡敞亮地明白,在我體面的優等生身份底下是不能直視的真相——

對「第一名」的瘋狂癡迷和追求,年終無休的超高強度刻意練習,抑制人性地自覺遮罩一切熱愛而無用的東西。

這一切都在毀掉我的生活。

高壓導致的睡眠障礙讓我長年褪黑素,穀維素不離身,焦慮的腐蝕讓我落下偏頭痛的毛病。

內分泌失調讓我不得不與激素藥物為伴,激素則讓我像吹氣球一樣,一發不可收拾地暴漲。

 

也就是在那幾年,我陷入了嚴重的外貌焦慮裡,強行把自己對愛情的期待打到骨折。

我想那麼我就沒有機會被拒絕了吧?

就像是一個走投無路的癮君子,學習是我的藥,是我的命,是我逃離陰霾重獲新生唯一的指望。

而甜甜的戀愛,熱愛的物事,統統被我壓在了九重塔下。

這樣的我儼然在校園裡是一個孤僻而怪異的存在。

因此也遭受了整整六年的校園軟暴力,被孤立,嘲笑,封殺,嫉恨,男生群起而攻之,女孩惡言相向以伴。

在這幾年光景裡,對身體的探索帶來的歡愉,確實是跟情欲沒有什麼關係。

倒像是一顆小小的止痛的糖果,讓我哪怕伴隨羞恥心也能安然睡去。

曾經我也是學校裡的沈佳宜,會畫畫,能主持,成績全優,長相秀而甜乖。

雖然因為家庭變故和性格敏感的緣故,受到一些校園暴力和流言蜚語的傷害。

但我關注的男孩子大多對我回之以友善甚至好感,而這些在我暴胖以後則以相反面存在。

我開始鍾情黑色,以遮掩累贅的肉體;開始恐懼鏡頭,恨不得撕毀每一張存在我肉身的照片;開始藉口怕亮而熄燈洗澡,快步路過有鏡子的地方。

無疑,在我開始自慰史的六年時間裡,我逐步厭惡我的身體,哪怕它是我砥力奮鬥最聖潔的容器。

我覺得,它不配,不配我努力野蠻生長的靈魂,也不配我喜歡的那些笑容好看的男孩子們。

年少清純,不懂得恃靚行兇,但那時候的我已經在心裡刻下了一個觀念:

女孩子是要美的,精緻的,只有好看的女孩子才有資格得到異性的善待。

以至於當我失去美貌加持以後,我自覺而殘酷地親手把自己追求親密關係的權利強行剝落了。

 

這個階段的我,因清高混雜自卑,對喜愛的異性強行進行無功利審美,反而無欲則剛,不求回應。

而所有的自慰行為,都僅僅出於我自己身體的真實需求,自給自足,自娛自樂。

但我當時不認為它是天然無罪的,一直想戒之而無果。

這種狀況直到我上了大學才有了改觀。


瀏覽紀錄
  • 尚未瀏覽商品
TOP
$ () 結帳
選擇常用地址